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鸟腾空

摆事实 讲道理

 
 
 

日志

 
 
关于我

野夫怒见不平事,磨损胸中万古刀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遭追东莞人力车 失魂狂窜夺人命  

2009-08-15 17:54: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南方农村报”  综合报道

  今年4月23日,32岁的装修工李元中在蜜月最后一天死于脚手架下。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飞来横祸,仿佛一幕精心编排的电影镜头组合:警察追车,车夫逃跑,保安情急起脚,车撞脚手架,李元中坠地而亡。

  这起看似简单的事故,其引发的问题却异常棘手——谁该为李元中的死负责?

  现在仍躺在殡仪馆冰柜里的李元中绝不会想到,他那莫名其妙的摔死,不但带来众多纷扰争吵,还被法学专家学者作为学术探讨会的议题。

  警察抓车闹出人命

  今年4月23日早上,蜜月的最后一天,新郎李元中上班了,新娘记得他出门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明天收工后陪你去买一双好看的凉鞋。”

  16岁离开湖南老家的李元中,在东莞打工16年,终于攒够钱娶上了老婆,3月23日刚领了结婚证,他变了。在旁人眼里沉默的他跟新娘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时常哼着情歌。

  当天中午11点50分,距离收工吃饭10分钟。东莞市厚街镇南峰国际皮料市场内,B217档口,装修工李元中站稳在3米多高的脚手架上,伸手钉一根招牌的木条。

  还是中午11点50分,厚街医院门口摆摊的刘嫂看见上了年纪的河田警察龚金翔从医院警务室跑出来,虎虎生风。

  以自行车在厚街医院附近载客谋生的周强(化名),看见龚便夺路而逃,龚灵敏地抓住了他的衣服,被周强用力挣脱,龚边追边喊:“抓住他,抓住他!”

  周强骑单车火速穿过马路,冲进皮料市场,靠近B213档的店老板看见龚警察继续追过来,边追边大喊“抓住他!”

  B213档近了,这辆有如脱缰野马的疯狂单车,速度不减一分。脚手架下的李元中哥哥,远远听到了警察的喊声,还特意循声望去。李元中提醒他,快收工了。

  此时,B213档口处,3个保安正打算交班,闻声后准备全力截住单车,单车是直走,一个保安情急之下,抬脚朝自行车猛力踹了一脚。

  疯狂的单车顿时失去平衡,改变了方向,中了邪似的冲向李元中站立的脚手架。

  车夫周强瞬间失控,连人带车压向脚手架,脚手架向前移了1米左右。

  李益中,李元中的哥哥突然听到很响的“叭”的一声:有人掉了下来。

  他站在脚手架另一侧下方,正准备递工具给上面的弟弟,注意力甚至还没来得及从喊声方向收回,转眼一看,是弟弟!头正面先着地,倒在血泊中。

  李益中触电般奔过去抱起弟弟,“救人!救人!”

  “当时警察就在离我们一米多处,他穿过我们,继续跑进隔壁档口抓人,把周强按住在脚手架边。”李益中说。

  倒地之后的车夫周强当时脚在抖,拳头攥紧,喃喃自语:“菩萨保佑,那个人别死。”

  但新郎李元中送到医院后,还是不治身亡。好日子在蜜月最后一天戛然而止了。

  警察保安谁该负责?

  事发后,家属多次找厚街公安分局讨说法,他们坚持认为,“公安和管理保安的市场方都有责任!”

  “他才刚结婚!如果不是警察非法追车,就不会最终导致我弟无辜摔死。”李元中的哥哥李益中说。

  当时脚踹周强的保安陈某说:“当时警察喊抓住他,别让他跑了。”南峰国际皮料城物业负责人李先生说:“如果我们不将这个被警察追的人截住,岂不是又得被指责保安不作为?”

  “人我们已经抓了。”事发3天后负责此事的植警官对李元中家属说。李家要求面见周强了解真相遭拒绝。至今,除了警方,无人知道此人真实名字,“周强”是当地媒体报道时使用的化名。按照法律规定,家属有权知道涉案人姓名。

  之后家属得知,关押三十天后,周强重获自由,他们费尽周折想把周强找出来问个究竟,周强却神秘地在车夫圈里“失踪”了,没有人再见过他和他的单车。

  “周强是案发现场第一参与者和见证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教授说:“如此关键的信息,公安机关若不向家属公开,则本案棘手。”

  “法院怎么判,我们就怎么赔。”厚街公安分局副局长尹洪芳认为,李元中死得无辜,民警亦非毫无责任,但需要法律来判。

  查自行车为创收

  据李元中方面的代理人、湖南汉寿县司法局副局长王用来独立调查,若干搭客仔证明龚金翔这样的厚街警察,都存在着查扣单车不开单、罚款创收的现象。有媒体在报道中将此称为河田派出所“200元新政”。“200元新政”仿佛就是龚金翔等民警热衷查单车搭客的动力。

  6月14日,清华大学内,“李元中被害赔偿案例研讨会”上,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甚至直斥“东莞这个警察(龚金翔)像黑社会一样”。

  6月,北京大学法学院姜明安教授、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教授等五位法学专家联名出具《关于东莞警察龚某抓车致李元中死亡案件意见书》。“龚在该案中以警察身份从事抓车行为系非法职务行为,……管理自行车载人事项属交通警察职责范围,未严格实行罚款决定与罚款收缴分离制度,致使警察和派出所由于利益驱动有创收积极性,执法监督存在漏洞,应由其所在公安机关负责。”他们认为厚街警察龚金翔的违法执行职务行为乃致李元中死亡的原因,死者家属向厚街公安分局索赔76万余元合法合理。

  6月29日,东莞公安局向媒体公布:周强所骑的肇事自行车属非法营运自行车,周强在逃避检查时,慌张骑车失控撞上铁架子,导致在施工过程中的李元中坠地后受伤死亡。

  厚街单车拉客在当地早已不是秘密。龚金翔认为:“不可能不履行职责。”

  事发两月余,李元中家属仍未拿到一分赔偿,陷入极度焦虑,而当事警察也未被立案侦查,惟一的变化是事发后,厚街医院门口警察很少抓车了。

  7月的一个平常上午,有段日子没见的龚警察双手反剪在腰后,大摇大摆地朝车夫们走过来,经过车夫刘飞翔身边时不闻不问,刘飞翔踩着单车的脚一动不动,大着胆子气定神闲。“我们沾了李元中的光,他死得冤。”刘飞翔说。



  

  评论这张
 
阅读(247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