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鸟腾空

摆事实 讲道理

 
 
 

日志

 
 
关于我

野夫怒见不平事,磨损胸中万古刀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东莞警察“抓车创收夺命案”真相调查  

2009-08-17 08:1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的警察扣了车,罚500,他自己不直接拿,找经纪人你去交钱,经纪人拿回扣50这样抓车,一个警察队长,一个人一天抓10辆算,一天就5000,一个月就十几万。   
  “说是开罚单要500,不开罚单200,我当然不要开罚单。李大海说,我骑车累死一天也就挣个50,近点的34块,远点的58块,200块我要骑4天才能挣回来!

 

东莞警察龚淦祥“抓车创收夺命案”真相调查

 
         作者:
  颖 东莞、北京报道



 
  32岁的装修工新郎李元中,在蜜月最后一天,突然死于脚手架下。事发每个环节都如一幕事先精心编排的电影连环特技组合:警察当街追捕单车,车夫逃跑,保安闻牲堵截,冲单车飞起一脚,人车撞移脚手架,站在小型三脚架上的他措手不及,头部着地。                                       
     
一辆普通单车为何疯狂逃窜?警察追捕又为何如此紧追不舍?儿子非正常死亡两个多月,为何无一分赔偿?李元中73岁父亲李实良的追问,最后落脚到一声悲叹,难道是200元钱要了我儿子的命?
  而那辆疯狂的单车,似乎下大祸,却无意中不露声色的震慑了当地警察们的心理,改变了厚街人力车夫们的现实境遇。不再疯狂的更多单车们,则默默见证了一段有中国特色的黑色幽默。
 
 
  
                                     
车夫们:警察!快跑!” 
 
     
      “
警察!快跑!快跑!
  东莞厚街医院门口嘈杂声中,刘飞翔一个机灵跳上单车,一溜烟跑了,警察追上来,他慌不择路,从一辆小货车身擦过,差点撞的人仰车翻,人跑掉了,左手无名指、中指、小指被擦伤,留下个醒目的伤疤。
  另一个骑单车男子卷起裤子,露出脚上的瘀青,被警察追,摔的。
  刘飞翔们的大脑中枢已形成了强烈的条件反射,甚至看到警察的车牌就想逃。
  刘飞翔与成千上万来东莞厚街谋生的人在过去被称为农民工,如今东莞官方主张冠以更文雅的新东莞人,以避免名称上对外来民工的歧视。
  与其他新东莞人不同的是,东莞“禁摩”之后,刘飞翔们的谋生手段从摩托车悄然变成了一辆无任何动力装置的普通自行车,因此,他们的职业名称,确切地说,与鲁迅笔下五四时期的人力车夫并无二致。而他们的两三块小本生意能做起来,得益于厚街这个低收入外乡人群体聚居的小城镇,有“禁摩”后搭不起出租搭单车的,就有人力车夫,这是市场规律。厚街医院和汽车站这两个搭单车人扎堆的地方,就是车夫们的常年根据地。
  与九十年前《一件小事》中那位性格淳朴的车夫在工作中面临老女人跌倒的不测风险一样,凭借脚力前行的现代人力车夫们如今更是风险四伏。
  他们原本抢生意还发生点矛盾,说到警察追捕都同仇敌忾,刘飞翔和其他人常在一起交流如何躲避警察技巧,边观察可能乘车的客人,边眼观六路,注意警察制服,最重要的是找一个适当的位置揽客,离目标不太远,又不能太近
  难啊,有时觉得安全停下来拉客又被盯上了,躲得过警察,躲不过便衣。李大海嚷起来。
  一般去自己比较熟悉的地方,便于控制风险。
 
 如果被查到要镇定,聪明点的就不跑,保持平静说是送老乡到医院,越跑越容易被抓,别把警察惹火了。
  他们真正恐惧的是从今年3月开始被抓到罚“200
  200块对车夫们来说是笔巨款。通常车夫一家人出租的房子一个月租金不过150,干这行的大多是原来的工厂倒闭后不得已出来自己跑活路的,加工厂倒闭的多,不倒的工资也降到了几百块一个月,老乡有的回家,有的跑福建、浙江去了。刘飞翔说。
  我过去是看工地的,现在经济不好,没工地可看了,就出来干这个。李大海说。
  车夫们把自行车拉活当成一个找不到工作的过渡生计办法,有固定工作了,就不干这了,危险大,被警察抓,撞到车,命都没了。刘飞翔说。
  “200新政后,车夫们发现管厚街医院片区的河田派出所警察龚淦祥(警号158523)来的越来越勤,上午下午都来抓,罚款不开票,扣车不开扣押单 刘飞翔说,我被龚警察抓过一次,被便衣警察抓过3辆车,扣了我的车,都没拿回来。
  车夫们开始风传亲眼见到派出所停满了摩托车和自行车,成百上千辆说是3个月后能拿,很难,买辆新车要四五百。刘军峰抱怨。我有4辆车没拿回来。四川人李大海说。
 
     四川人李大海就吃过这个大亏,在医院门口等客,被龚警察逮住,扣了车,让医院的保安队长代收200元罚款才放车,当时我没带那么多钱,第二天带了钱拿回了车,没开收据。
  说是开罚单要500,不开罚单200,我当然不要开罚单。李大海说,我骑自行车累死一天也就挣个五十,近点的34块,远点的58块,200块我得骑4天才能挣出来!
  “110治安警察抓车,拿发票和身份证就放了,不罚钱。
  别的地方给四、五十,给包烟送瓶水也就放了,这里明目张胆要200
  被警察抓到罚款的消息愈传愈烈。以前车都是拉派出所去,3月开始都改停在医院里了,两三天停十几辆,用铁链锁成一排,医院的保安帮着看管。河田派出所厚街医院警务室和医院的保安室并排一起,他们好的很。
  更让车夫们火冒三丈的是,不知从何时起,医院里的4个保安嫌900块工资低,眼红他们生意,下了班也买了个单车,拉起客来。
  保安拉客还享受到了特别待遇,他们的车可以停在医院里面等客,随意进出,我们只能在门口等,有时等上一个小时还没人影,他们在里面先抢了。
  龚警察不抓他们的车!凭啥?李大海又嚷。
  脑筋活络的刘飞翔神秘的笑了笑,为啥保安收你的200块钱?警察不直接拿?
  这不稀奇,有的110巡警抓摩托车,罚500块不给发票收据,还有经纪人呢。
  刘飞翔说,经纪人一般也是摩托车拉客的,跟有的警察混的很熟,比如有的警察扣了摩托车,罚500,他自己不直接拿,找经纪人当中间人,由这个人替 你去交钱,经纪人拿回扣50这样抓车,一个警察队长,一个人一天抓10辆算,一天就5000,一个月就十几万。
                        
                                                  
新郎,死于脚手架下
 
 
       2009423中午11
50分,南峰国际皮料市场在厚街医院对面五六十米处。医院门口摆摊的刘嫂看见上了年纪的龚警察从警务室跑出来,虎虎生风。
用单车拉客的周强(化名)正在等客,看见龚就夺路而逃,龚抓住了他的衣服,被周强挣脱,龚边追边喊抓住他,抓住他!
  周强骑单车火速穿过马路,冲进皮料市场,市场口的店老板看见警察继续追过来,边追边大喊抓住他,抓住他!”                                                                        
   无人知晓周强逃窜的确切心情,一起等客的刘飞翔猜测他当时焦虑万分,周强此前告诉他自己最近流年不利,23个月前,就被治安警扣过几辆车,出事前还经历了黑色一周
   先是有一辆单车载客被治安警察扣住了,领不出来,他只好去买了一辆新车。骑着这辆新车,有天晚上11点拉一个男的,拉到一个叫南五村的偏僻地方,那边有两个男的在等,他被3个人抢劫了,手机、钱都被抢了。新车也被掳走了。他这回不敢买新车,又去买了辆二手车。
   
 中午1150分,距离收工吃饭10分钟。南峰国际皮料市场内,B217档口,装修工李元中站稳3米高的脚手架上,伸手钉一根招牌的木条。
   
  “1150分,从市场的1号门冲进一辆自行车!包工头奉建合事发后第一时间从监控录像中清楚看到这一幕。
   
 后面跟着一个警察在追,右手食指和中指张开,边挥边喊,嘴巴张开,视频中听不清楚喊什么。奉建合说。
    
 奉建合在监控录像中观察到后续:此时,B213档口处,有3个保安正打算交班,听到警察喊声,准备全力截住单车,单车是直走,见有人在前,就往左拐,在脚手架左前方几米处,其中一个保安抬脚朝自行车猛力踹了一脚。
    
 这一脚迅速改变了自行车方向,恰好冲到李元中站立的脚手架右正面脚。
  周强瞬间失控,连人带车压向脚手架,脚手架向前走了大约1左右。
  几乎同步,李益中,李元中的哥哥突然听到很响的的一声,有人掉了下来。
  他站在脚手架另一侧下方,正准备递工具给弟弟,注意力刚被抓住他,抓住他的喊声攫住,正想探头去看歪倒在面前的单车,转眼一看,是弟弟!头正面先着地,倒在血泊中。
  李益中触电般奔过去抱起弟弟,喊:救人
  当时警察就在离我们一米多处,他穿过我们,望都没望一眼,继续跑进B218档口抓人,把周强按住在脚手架边。哥哥说。
  目击证人说,周强当时脚在抖,拳头抱紧,喃喃自语:菩萨保佑,那个人别死。
  送到医院,李元中不治身亡。
  新郎没来得及留下一句遗言。新娘记得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明天收工后陪你去买一双好看的凉鞋。
   
   16岁离开湖南老家的他,打工16年,终于攒够钱娶上了老婆,09323刚领了结婚证,和新娘在厚街一边打工,一边度蜜月。他变了。在旁人眼里沉默的他跟新娘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时常哼着情歌。他干活,她就在旁边看。干完活,他抢着帮她洗衣服。
    
  好日子在蜜月最后一天戏剧性的嘎然而止。
 
          
                                                    
该绑的是警察!” 
 
  龚警察用绳子将那个人反手绑在脚手架上。油漆工王魁和王绪法下班时,路过B217档口,正好撞见此举,吃午饭后回来,下午1点钟,那个人还被绑着。
  监控录像记录下周强被绑的一个多小时。龚警察叫来了更多警察,几十人围观。警察询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他说没有,惊魂未定。
  有人传言他是一个孤儿。同为车夫的刘飞翔跟他算是脸熟,但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刘飞翔听他说过爸爸去世了,妈妈还在安徽老家,农村,很穷。
  在刘飞翔眼里,周强很老实,平常说话就有点结巴。他们俩年龄接近,还有些话说。见面就点点头,有时也抢生意,聊聊拉客生意经。278岁的周强很少跟他提家里的事,说的最多的是一个在饭店做服务员的女孩子,他暗恋她,我让他带我去见见,他不愿意。
  此时,人群里人声鼎沸,刘飞翔听到有目击者低声说,非法追车,该绑的人是警察!”他心里同意,但挤在人群中不敢说话,只是同情的望着周强,他表情很惊愕,低着头,不敢抬眼,一句话不说,似乎吓呆了。
    
 李元中离奇死亡的那天早上,事发前两小时,刘飞翔还亲眼目睹了医院门口发生的一幕。
  一个骑车人的老婆来闹,大家评评理,医院保安抓我们的车要收200块!给他150,他还不愿意!
  医院保安就打电话找姓龚的警察过来,他生气了,车没还给她,叫了警车就把十几辆车拖走了。刘兴峰说。
   周强被警车带到派出所。下午4点左右,装修工黄金柱看见一辆警车又驶入皮料市场,在B217对面停下,从车上带下一人,那人就是周强,戴了脚链、手铐,吓得哆嗦不定,由一个警察扶着站到脚手架下拍照,换了几个角度,拍完就被带走了。
  这十多分钟里,黄金柱听见围观人群中有人低声说:该铐的是警察。
而重返事发地的周强,还是一句话没说——“懵了。”            
 
  (撞脚手架的)人我们已经抓了(刑拘)。事发3天后,负责此事的植警官对前来交涉的家属说。王用来是家属从老家请来做法律援助的代理人,他目前是湖南省汉寿县司法局副局长,追问道:他犯什么罪?植警官以不能透露案情为由拒绝回答。
    
王用来在基层司法系统工作20年,深知公检法内情,以热衷为农民乡亲办案在当地有不错的口碑。在王用来眼里,骑单车的周强是另一个莫名其妙的受害者。
  警方抓骑单车的,如果你们认为周强有刑事责任,我无偿为他提供法律援助。王用来要求面见此人了解真相,遭拒绝。至今,除了警方,无人知道此人真实名字,周强是当地媒体报道时使用的化名。按照法律规定,家属有权知道涉案人姓名。
  之后家属从植警官得知,关押三十天后,周强重获自由,他们费尽周折想把周强找出来问个究竟,周强却神秘的在车夫圈里失踪了。在他从前经常出没的厚街医院门口,没有人再见过他和他的单车。
 
                                                     
我们沾了李元中的光
 
  两个多月过去,32岁装修工李元中的尸体依然冰冷的冻在东莞牛山一个殡仪馆内。
    
 究竟谁该为李元中之死负责?
  李元中是四川包工头请来干装修活的包工头在负担了9000块医疗费后说,我已尽到了责任。
  四天后,家属再次找厚街公安分局讨说法,公安和管理保安的市场方都有责任!
  保安协助警察是履行公民的义务南峰国际皮料城的物管部门负责人李先生说:如果当时我们不截住,岂不是又得指责保安不作为?
  警察在闹市区不能追车!王用来和家属将矛头直指龚警察越权截查周强当时没载人,即使非法营运,那也该交警和城管管。
  厚街公安分局处理此事的王主任将警察追单车视为正当执法,理由是有骑车人逃跑途中刮花了一辆银白色吉利牌小轿车。
  王用来立即要求警方出具警方抓单车载客正当执法的规定,对方语塞。

厚街公安分局王主任还认为,李元中是包工头请来做装修活的,没戴安全帽,而且包工头做广告牌,没有资质。王用来说,李元中在室内“小型铁脚手架”上装从事临时、简易装修工作,警察不追车,保安不踢车,李元中安然无恙。

“死者没有任何责任,也不适应民法通则123条有关“高空作业”的侵权责任规定。”
  交涉未果,王用来开始独立调查,52,他有了重大发现,警察在撒谎。其实,刮花银白色吉利牌小轿车的并非周强,是龚警察追捕周强之前大约五分钟,先抓的贵州人杨西成。
  杨西成在给家属的证词中承认:“11点左右,我用一辆28寸自行车拉客,在等客过程中,看到龚警察又在医院门口抓车,我掉头就跑,不小心撞到一辆停在路边的银白色吉利牌小轿车尾部。当时没跑掉,就被姓龚的警察抓住了,他叫我到医院警务室去写保证书,这时又有一辆自行车停在医院门口,姓龚警察跑出去抓那辆车。那辆车跑了,听说跑到皮料市场里头,撞死人了。
  杨西成说,警察也托人找他写另一份证词,只要做了证,以后再也不抓你的单车了。杨西成没去,他把单车卖了,换了一个工作,我压力很大。
  李元中案责任问题悬而未决,引起了法学界关注。6月,北京大学法学院姜明安教授、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杨立新教授等五位法学专家联名公布《关于东莞警察龚淦祥抓车致李元中死亡案件意见书》, 龚在该案中以警察身份从事抓车行为系非法职务行为,应由其所在公安机关负责。
  如果没有当事警察的第一个行为,所有后面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当事警察行为,构成了李元中死亡后果的原因意见书称。
  516,李元中家属向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提出追究当事警察刑事责任并附带民事赔偿请求;同时将警察涉嫌非法创收举报控告材料寄给了广东省公安厅执法违纪举报中心。
  一个月后,厚街医院门口警察很少抓车了,同城的车夫们从厚街的各个角落闻风聚集而来,最多时停满十辆车。
  7月初的一个平常上午,两边各三辆新单车分别停在医院门口,刘飞翔头顶遮阳帽,着红色T恤,手握方向盘,目光炯炯有神,单车后座换上了簇新的凉席。
  此时,有段日子没见的龚警察双手反剪在腰后,大摇大摆的朝他们走过来,经过刘飞翔身边时不闻不问,刘飞翔踩着单车的脚一动不动,大着胆子气定神闲
  我们沾了李元中的光,他死的冤。刘飞翔说。
 
(作者系南方周末资深记者,本文涉及部分证人姓名为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593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